书亦

名字来源于一家卖烧仙草的


企鹅号有要加的吗我想扩列

QQ:1548235885






啊……





啊珏爱上了啊邈~在一个有帝鸿的夜晚~~凤凰从头顶飞过~~~~啊啊啊~(好了你闭嘴)

久违的更新啊啊啊啊啊啊





二大爷真好看(闭嘴吧你)

这是在画吧上画的接龙!


感觉截下来画质不是很清晰…………emmmm…………



(管他mua的)

是打你二大爷哦~~~他超好看诶~~~~(痴汉脸)






(被pia)




(Ꮚ❛ꈊ❛Ꮚ咩)

花了好久的时间画这个…………(点个心不?)





顺便一提----还记得我的那篇小说吗……我决定月更(啊啊啊啊啊啊别打我,顶锅盖逃走……)







深夜发帖真的好玩……(你够了!)
















@顾家老酒 还记得你最近几天都没回我吗(除了昨天那两句)……(阴森森地看着你……)

与阿酒合作的《阿珏爱上了阿邈》 @顾家老酒


改歌词真的好玩(来试唱不?)


词:
    
      《阿珏爱上了阿邈》

     阿珏爱上了阿邈~~~
   
     在一个有帝鸿的夜晚~~

     凤凰从头顶飞过~~

     麻药也划破那夜空~~~

     虽然说仙生并没有什么意义~~~

     但是爱情确实让生活更加美丽~~




(手动滑稽),对了,还有好久以前的沙雕图





白雪歌.上 北风卷地白草折

   孙思邈是小镇西南角的一家药店的大夫。他医术高明,妙手回春,深得大家的热爱与追求。

  但是,他每周只出诊一次。这样,他就会有大量时间去采购药材,以及闲逛。

  所以,每当空闲的时候,他都会出去闲逛…………才怪。
 
  上次出门就产生了阴影---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糙汉子抱大腿,那糙汉还泪雨滂沱地大喊:“此生非孙郎不嫁!”然后围观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孙思邈。

  对此,孙思邈表示他再也不会理男人了。

  但是,该来的还是要来的。

  今天是他出诊的日子。

  清晨,打开药店的门,孙思邈看见门口依旧是一大堆人,不但有很多没事干的女人,甚至还有很多男人…………反正,就是无病装病。

“男人们你们是给吗”孙思邈头上的青筋终于跳动了几下。

 

  …………

  终于,孙思邈忙完了这一天的活(把男人都赶走了),腰酸背痛地回到自己位于药店后面的小屋。然后煮上了火锅(我就要写它!)。

  还有几天就春节了,空气中已经开始弥漫着过年的味道,然而孙思邈并不有所理会,独居久了,早已习惯了。

  黄昏之时,天空开始下雪,但并不大,隔着雪,迎着夕阳,看远山,望它消失在地平线上。

   今天……也是那么漫长啊。

  就在孙思邈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地感慨人生的漫长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孙思邈的臆想(什

  “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……”

   “……”这人不知道规矩么?孙思邈表示十分不爽,但是还是拉开了门。

   “本店关门了,要看病,到小镇南面的老中医医馆。慢走不送。”孙思邈不耐烦的说到,因为,屋里的火锅已经烧开了…………
  
    打开门,结果没有看见一个人……是鬼吗?孙思邈惊悚地环顾四周,他每回都是好好给人看病的,从没失手过,而且从没有惹过镇上的社会小青年…………
   
  该不是镇上那些小孩子的恶作剧吧……

   “大夫。”有一个十分好听的声音说到,让孙思邈虎躯一震,“我在地上。”孙思邈低头,只见一位男子坐在地上,看着他。这位男子有白如初雪的头发,积攒了一点点雪花;那双碧蓝如初融的湖泊的双眼带着一点慌张,扫了孙思邈一眼。

   男子不经意一瞥,却让孙思邈心脏漏跳半拍。

   “啊啊啊这位男子是谁长得好可爱!好想揉他啊啊啊啊啊啊!”内心这样感叹道的孙思邈依旧面无表情(呵,戏精)。
  
   “大夫?”
  
  “噢噢噢在。”

  “能看看它吗?它……它……受伤了……”

   孙思邈这时候才发现眼前这位男子怀里抱着只兔子,也看见兔子腿上触目惊心的血迹。

  “你要治这只兔子找我干嘛当我是兽医吗”孙思邈内心如此感叹道。最后看在对方是个十分可爱的男孩子(雾),孙思邈还是心软了,“进屋吧。”

  太阳落山了,并且雪越下越大,雪粒噼噼啪啪打在窗棂上,被寒风卷起呼啸而过,镇上的居民们早已进屋,点上灯,与家人一起,熬过这个夜晚,远远望去,万家灯火,浩如星河。

  雪很大,于是孙思邈把男子留下来,让他明早再走,随便还可以看看这位男子的睡颜(bushi)。

  “吃火锅吗”孙思邈问道

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于是,两人默默地吃完火锅,围着小屋里就地生起的篝火取暖,随便给兔子看病。火光映照在两人的身上,周围,让这个冷清的小屋里多了些温暖。

   (其实我感觉我在写作文……)

   孙思邈凝望着男子,突然发现还有十分重要的事没有问。
 
  “那个……你叫什么名字……”孙思邈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问到。

  “我吗?我……我叫……崔珏。”男子轻轻说到。
 
“崔珏吗?啧,真是个不错的名字。”

  孙思邈检查好兔子,发现并无大碍,于是简单处理好兔子的伤口,把兔子放进角落里的一个箱子里安顿好。

  做完这一切,孙思邈发现,已经深夜了。

  可是孙思邈家里只有一间床。

“如果你介意我可以睡地板……”崔珏弱弱地说道。

“其实我不介意的……”孙思邈装作矜持(我看你就是想看阿珏的睡颜)。

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  雪渐渐停了,过了一小会儿,云开雾散,月亮从云后面显露出来,撒下银白的月华。照在床上的两个人。

  “崔珏啊。”
 
  “嗯?”
 
  “你……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 “我……”崔珏的声音有点低落“我没有家……我住在洛山(取名废)上的一座破庙里……”

  “记得小时候,因为我天生白发,被族里的族长认为是不祥的预兆,因此,没有人爱我,没有人关心我,连比我小很多的人都欺负我…………那段时间,是我最不想回忆起的时候。”

  “后来,在十二岁那年,我逃走了,就逃到了我住的庙里。当时,那座寺庙香火鼎盛,和尚们也对我很好,我在那里找到了家的感觉。”

  “可是几年过后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寺庙突然开始衰落,和尚们死的死,走的走,最后,还是留下了我自己。”

  “我,终究还是被孤立了……”

   月光洒进窗棂,照在床上白发男子的身上,明晃晃的,能够看清对方的轮廓。
 
  “以后……你就住这吧。”孙思邈轻轻地说,“我不会抛弃你的。”
  
   崔珏的身影微微一震,两行泪水从他的脸颊划过。

  “嗯。”

  

   确认身边的人已经睡着了,孙思邈打算观察崔珏的睡颜,可是身边的人背对着自己…………
  
   孙思邈发誓此生不看到崔珏的睡颜就誓不为人!不过,上天是站在他这边的。

   突然,崔珏翻了个身,顺手把手搭在孙思邈腰上(哇啊啊啊!!)

   于是,孙思邈近距离看到了崔珏的睡颜。

  “唔,好可爱……”

   果然,还是动心了呢……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章  结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

-------------劳资是分割线-------------

这是,人生中,第一篇同人文!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突然发疯)
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,不足之处还望大家指出,谢谢啦| ᐕ)୨

@顾家老酒 我写完了……

这是画的鹅子!!














但是没有想好名字……












以及后面的头像

画画真的好……累……(……)



现在坚持一天两张的节奏……(以后再也不了……超累的……)


好的叫我高产如母猪(bushi)…………

深夜修仙终于肝完了……心累……